快捷搜索:

留在发丝上的记忆

来源:http://www.tokyo-shinsha.com 作者:两性话题 人气:122 发布时间:2019-11-06
摘要:柔柔的晚风轻轻吹过 我的心情平静而寂寞 当我想忘记爱情去勇敢生活是谁到我身边唱起了情歌当初的爱情匆匆走过 除了伤口没留下什么你总是在我寂寞流泪的时候 用你的双臂紧紧抱着

柔柔的晚风轻轻吹过 我的心情平静而寂寞 当我想忘记爱情去勇敢生活 是谁到我身边唱起了情歌当初的爱情匆匆走过 除了伤口没留下什么 你总是在我寂寞流泪的时候 用你的双臂紧紧抱着我 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说爱我 除非你真的能给予我快乐 那过去的伤总在随时提醒我 别再被那爱情折磨…… 当第一次听到这歌声,晓晨就从网络中下载了,并放进自己的MP3,随时都可以听。这是一首很适合他目前心情的歌,觉得这歌词写的就是他自己,写的就是他对生活的感受。有句话说:一个男人故土难离,或者远走他乡,一定与女人有关。的确如此。晓晨带着儿子在远离家乡的沿海某城市工作,不愿让老家的同事同学看到自己曾经的海誓山盟如此经不起风雨,还有年迈的父母那份揪心的关爱。儿子学习很用功,成绩不错,在全市高中全科竞赛中也是名列前茅,这给予晓晨极大的安慰,彷佛自己这一生的努力都在儿子身上得到体现,何况有人说“儿子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续”,生活倍增信心。晓晨自己的生意也不错。在一个同学的关照下,开了一间电脑维修店,凭借自己的手艺挣钱,不用再看原来公司老板的脸色了,自己也乐在其中,银行的存款也在慢慢增加。电脑维修店开在市区后街租借的一套3室两厅的房子:儿子一间,他自己一间,然后就是维修间,里面有很多拆开的电脑。儿子早出晚归,中午在学校吃饭;父子二人只能早晚在一起吃。然而,这平静的生活,却泛起了波浪。房东是一位开发廊的女士,每月来收一次租金。晓晨来这里租房子,也是同学介绍的;他感觉老板娘人不错,也经常去那个“丽莎发廊”去理发,二人就越来越熟悉了。老板娘叫王诗谊,熟悉之后,晓晨也就直接叫她诗谊。有一次,晓晨去理发,而发廊的大门却锁住了,上面留有一张电脑打印的字条:因有事外出一周,给大家添麻烦了。欢迎再来!晓晨对诗谊的个人和家庭生活并不了解,但这件事使得晓晨开始关心起来,毕竟诗谊在晓晨的眼里一直就是一个善良的美女。只是由于自己有些自卑,对这样有能力的美女并不敢轻易接触。诗谊回来后,那次收租金时,晓晨将练习了好几天的说辞,一一蹦出:“这几天出去旅游啦?”“没有啦,回老家了。”“哦。家里人都好吧?”诗谊停了半晌,突然大哭起来,倒在晓晨房间内的那张床上。晓晨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想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啊!只能赶紧赔不是了:“对不起,诗谊,是我多嘴了。”又从桌子上拿纸巾递给诗谊。诗谊对于晓晨是有些了解的,虽说是别人介绍来的租客,但如果完全不了解一点底细,不要说收租金,还担心自己会被莫名其妙的事情卷入,或者犯罪入狱什么的。这房子是诗谊自己的全部家当。几年前离婚后,诗谊就开始在这里打拼。刚开始也是租借别人的房子居住,在还是另一位“大姐”做老板时的“丽莎发廊”打工。诗谊的手艺不错,就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勤奋,深得“大姐”欣赏。不久,“大姐”就把“丽莎发廊”转让给诗谊了,而诗谊自己也在当地买了一套3室两厅的房子。为了能够挣更多的钱,诗谊就自己睡发廊,把房子空出来出租。“我想跟你说说我自己的事情,你想听吗?”诗谊觉得晓晨值得信任,才说这番话。“行!行!当然啦,我想听。”然后,给诗谊拿了一瓶矿泉水。原来,诗谊曾经深爱过一个的男人。他不仅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而且谈吐风趣、很有魅力;在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上认识了诗谊之后,两人很快进入热恋期,不到半年就结婚了。然而,男人的悲哀就在于因为有钱,就可以喜欢更多的美女,无论自己的妻子曾经是如何美丽、善良、贤惠。诗谊并没有得到多少财产,因为离婚之前,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早就把大部分财产转移了。诗谊唯一的财富,就是自己的儿子,但对方一直不肯给,理由就是诗谊没有经济来源。诗谊终究还是孤身一人,但这对于她来讲,算是一次新的人生起点。晓晨的故事,说起来也很简单。晓晨与妻子曾经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就结婚,似乎一切都很顺利。但妻子与母亲的关系十分不融洽,晓晨自己没有能力处理这样的家务事,直接导致夫妻关系紧张,最后只好分居。这对“非单身”的男女在感情上的不幸,因为同病相怜,使得他们在精神上可以相互依恋;又因为偶然的相识,命运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使得二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尤其是晓晨得知诗谊十分牵挂自己的儿子,就找到一位法律界的朋友帮忙,让诗谊赢回自己儿子。诗谊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无法带儿子,儿子只好让老家的父母抚养,自己每月去看一次。但这份感激之情,诗谊不知道如何报答。一天傍晚,晓晨做了很多美味的好菜,儿子吃过之后就去学校上晚自习了。因为想到诗谊这几年一直就是吃快餐,自己几乎不做饭,就叫诗谊过来吃,算是一次请客。“应该是我请客才对吧?!只是这些年,我很少自己做饭菜,怕不适合你的口味。”诗谊每次请客,都是在外面的餐馆,比较讲究、豪华。但在“家里”这样的环境中吃饭,是她多年来没有感受到的温馨。“我做习惯了,做起来也很简单,不费事。”晓晨也是胸有成竹,这些年练就出一手好厨艺,让儿子营养充足、精神百倍、身体健康,这才是儿子学习成绩优秀的基础。晓晨和诗谊边吃边聊,不用说,几杯红酒之后,自然就有了肌肤之亲。晓晨是位才子,能够单独开店、独当一面,手艺自然了得;诗谊也算是美女,那份清纯不减当年,这些年的打拼,更使她增添了几分成熟与魅力。如果按照中国人传统的婚姻结构来讲,这应该是不幸之中最好的结果了,似乎可以让双方对未来有一种美好的憧憬。然而,这平静生活中泛起的波浪,却再次被现实生活击退。晓晨的妻子不知什么时候想通了,要与晓晨和好。打听到晓晨居住的地址后,晓晨的妻子就直接来到晓晨租借的房子。一敲门,发现开门的是一位不认识的女人,晓晨的妻子已经明白了大半。她并不甘心,毕竟自己曾经没有能够了解晓晨的内心世界,而让晓晨离家出走,心中有愧;何况在法律上晓晨仍旧是自己的丈夫。“晨,想必你已经看了我给你的信。我还是你的妻子,我可以原谅你的一切。你可以原谅我吗?看在儿子的份上,我们和好吧。”晓晨想了一下,说:“谢谢你的诚恳。你先回去吧。如果我想通了,会回来的。”晓晨的妻子走后,晓晨来到发廊找诗谊,却不见踪影。一个发师递给晓晨一封信,晓晨打开一看:晨,我是真心爱你的,我的身子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如果你想清楚了,就来找我,我不想为难你。吻你!诗谊。这一次,真的让晓晨感到一头雾水。如果说独自一人要爱一个人,或者不爱一个人,是比较简单的,仅仅凭心的感觉;但如果要在两个非单身的女人之间做出抉择,他究竟应该放弃贪婪,还是应该放弃责任;究竟应该去追求新的幸福,还是应该保持家的和睦,晓晨是一筹莫展。他来到海边散步,耳边再次响起熟悉的旋律: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说爱我 除非你真的能给予我快乐 那过去的伤总在随时提醒我 别再被那爱情折磨……

拾起发丝上的画卷,结成感情上的情弦,品味生活的悲欢。修剪时尚的发型,拥有年轻的心态,充满旺盛的斗志,迈开轻盈的大步,一路奋勇前行,也许能领略到人生不同时段的旖旎风光。

其实有很多中国人的生活可能跟这对夫妻很相似,也许有的比他俩还辛苦,他们更多是为了孩子在奔波,在辛劳。

我兴奋地回家让妻子看、父母看,他们都说我年轻了许多。开学前我又买了一套新衣服,装扮一下自己。等到步入校园后,就连校长都说我变了,“录取你时,感觉你很老成,现在觉得你还是很年轻的。”

发廊的主人是一对来自温州的年轻夫妻,当时的年龄应该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他的手真巧,发艺真是高超。大约四十多分钟,我的发型变了,多余的头发统统被他剪去了,那时我的头发还是黝黑、浓密,几乎没有白发和脱发。我惊愕地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变化,一个中年男子瞬间变成了青年才俊,自己简直变了一个人,真年轻了五岁。斌哥又给我喷了发胶,定好了发型,然后问我“满意不”?我笑着回答:“相当满意!谢谢你,以后我就是你的永久顾客了。”

他们开始舍得去饭店吃饭了,也舍得出国旅游了,尽管觉醒得有点晚,也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我们家搬到铁岭凡河新区快要5年了,自从到了新区,我就选中了一家“阿四发廊”,这家发廊的师傅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手艺不错,待人和气,而且他给我理的发型是我一生中记忆里满意度排在第二位的。偶尔阿四回了老家,我也去过其它发廊,理过几次发,感觉效果很不好,和阿四的手艺差多了。于是,我成了“阿四发廊”的常客,我还把他推荐给了爱人和儿子,她们也成了这里的熟客。

里面小间面积很小,是夫妻俩睡觉做饭的地方,外面较大些,是理发间,靠近东墙有两个理发位,安放两张升降椅,墙上有两面镜子;靠西墙是一个简易沙发,供顾客坐的;西北墙角有个水池,是给顾客洗头的地方。

后来上师专了,学习不那么紧张了,我才开始留心同学的发型。我的同学里有一半是城市的,我发现他们的头型很时尚,并常常发现他们经常往头上喷一些东西,让头发蓬松起来,很气派。他们大都梳“背头”,看上去很潇洒,气质很好。后来我终于也让理发师傅给我剪了“背头”发型,而且喷了发胶,定了型。我终于开始洋气起来,也有点城里人的气场了。开始还不大习惯,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发型的变化真让自己不再像以前那么土气和木纳了。

快三十年了,这对夫妻已经五十多了,还继续在这个店里日夜忙碌着,依然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

随着时光流逝,我真的不再年轻了,头发越来越少,黑发也开始逐渐银白。但我一直精心修剪自己的发型,甚至挑剔给自己剪发的人。其实我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是想尽可能的把青春多留住一段时光。发型年轻些,也许心态就会年轻些,心态年轻也许自己就不会那么轻易老去。

发廊是一个简易门头房,平房,大约十几平方的样子,被隔成两部分。

周六休息,妻子提醒我该去理理发了。虽然自己的头发不再黝黑,不再浓密,而且逐渐开始脱落,已经渐渐清晰地可以瞧见白色脑瓜皮了,但是每隔一个多月,自己都还要去理发店修剪一下。我天生长得老成,从面相看比自己实际年龄仿佛老上十岁。剪完头发似乎就能年轻几岁,同时自己作为教师,也要注意仪表,在学生面前还要保持一种教师的风度和矜持。

其实生活的目的真的不仅是为了挣钱养家,更重要的是享受生活!

“斌哥”是我最好的理发技师,他改变了我的形象,他也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美发大师,他也是我记忆里印象最好的理发师傅。他给我理了6年多头发,后来由于他们发廊发生了变故,他离开了。之后在银州区我再也没有遇到过让我满意的理发师傅。在我心里他一直都是我最好的美发师,因此我常常想念他。

后来孩子上初中、高中,又考上浙江的大学,在家乡工作,夫妻俩用积蓄为儿子在家乡买了房子,儿子娶妻生子。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在发丝上的记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