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女方不要彩礼,有多少人愿意把女方的名字加在

来源:http://www.tokyo-shinsha.com 作者:两性话题 人气:168 发布时间:2019-11-04
摘要:以前看过小百合吗一文,她在车上撞见一小朋友母亲与一男人亲昵的样子,这男人且不是小朋友爸爸时的尴尬一幕,这就是那母亲的婚外恋不攻自破的一局。也许对于他们,这只是婚姻

以前看过小百合吗一文,她在车上撞见一小朋友母亲与一男人亲昵的样子,这男人且不是小朋友爸爸时的尴尬一幕,这就是那母亲的婚外恋不攻自破的一局。也许对于他们,这只是婚姻迟早一天要解体的前提,导火索。

问:女方不要彩礼,有多少人愿意把女方的名字加在男方买的房产证上?

问:现在的婚内出轨率太高了,到底是应该装糊涂过一辈子还是零容忍离婚?

当时小百合吗遇见这一幕情景太突然,心里斗争得厉害,她把这事与素不相识的我们分享了,可想这类事一般都是点击率很高的。当时我这样安慰她,大意如此:与老公可以说,之外的人就免了,不节外生枝。话说这种事心知肚明,你知她知,见面还是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毕竟是私事,外人不好干预...

图片 1

图片 2

不过,事后不久,小百合听到小朋友道出:其父母真的离婚了...

我是0791房先生,欢迎关注我了解更多房产知识!

我的婚姻就是不幸的,甚至狗血。我今年三十岁,和她认识是在2008年,那年她读大一,她长的漂亮学习也好,所以追她的人挺多,她是个浪漫主义者,她最终选择和我在一起可以证明我并非是某些网友说的我可能是个直男,不懂甜言蜜语。

今天,这样的事又摄入耳际,比那个德国女人更猛的女人,也是红妹子认识的一人。绝对的耳听为实。

说说我自己吧。我跟我老婆目前两套房,14年6月去长沙认识的她。在一个店里上班。之前是做中介的。追了2个月没答应,后面在一直坚持不懈努力下,答应了。

我目前在十八线小县城经营一个小厂,每天工作特别辛苦,不仅要像工人一样干活,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事都要我处理,一年也只能中秋和过年加一起休息四天,累死累活也不过净赚二十多万,赚钱自己还不舍得花,因为赚的辛苦,自己少花一分,老婆孩子就能多花一分。

她是二宝幼儿园时一小朋友的妈妈,接送孩子时碰面会打招呼,但没有深聊过。

那个时候我也才刚到长沙不久,举目无亲,我这个人有个怪问题,就是希望走到哪里都不要租房子,当时我们宿舍本来是三室,我一个人一个房间,另外几个男孩一个房子,两个女孩一个房间。后面来了一个新来的女孩子。于是老板喊我去另外几个男孩子房间睡,第一天我心里是拒绝的,因为那个房间是真的有股强烈的味道。第一天我忍了,第二天我就有点忍受不了,心里就突然冒出要买一个房子。

我老婆的工作就相当的轻松,有正常的节假日,平时不想上班了也可以随便请假。去年年底有个工人请假了,年底又是最忙的时候,那段时间她没有上班,整天在家睡觉刷抖音,我请求她回去做一些最简单最轻松的工作以减轻我和工人的工作时间她都不愿意,那几天我每天都从清晨四点忙到晚上九点多。可能有些女人就是这样,丝毫不愿意和你一块奋斗,总是想吃个现成的。

这本来也是人家的私事,但是目前为止,我也许是听到此事的“后人”了,好多人都知晓了。

然后就跟现在的老婆商量,然后给家里打电话,后面家里出了钱,我自己拿点钱,老婆也有点钱。最后就在自己门店楼上买了一个房子,本来当时我是准备写老婆的名字的,因为我觉得她出了钱,没有什么必要计较。但是无奈家里人的思想还不能接受,所以没办法这套房子写了两个人的名字。

她这个人的消费价值观和我完全不同,可能是她的工作很轻松,所以不会觉得赚钱是件很辛苦的事,经常有很多衣服鞋子买过放两年都不见她穿过一次,然后再拿出来就说过时了,就扔了。食品化妆品之类的也是经常没开封就过期,丝毫不会珍惜那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钱可以随便花,但我希望她不要铺张浪费。

这家男主人是镇上一家牙科诊所的牙医,牙医收入高,这个众所周知,且此牙医的口碑还不错,可谓生意兴隆。他们的儿子叫Lars。

后面第二套房是无意之间买的,当时在老婆姑姑那里帮岳父干点活,然后发现这个小区真的还蛮便宜的,虽然地段有点偏,但是是一所大学里面的老师的房子,但是也是商品房,一项喜欢了解周边房价的我拿起手机就看一下这里房价,那段时间一直在老婆家里,所以觉得她们家那个老房子还是不行,太旧了。无意间一天发现有个房东急卖,要全款。133的面积只要27万。还赠送了15平米左右的阳台,除了阳台以外的。所以果断就跟老婆拿下来了。现在这个户型的在小区里面大概是卖到50多万的样子,这套房子我是跟老婆说了的家里也没有什么资产了,彩礼也没有了,这个房子就写你自己的名字吧。她也同意了,年前领的证,今年结的婚。实际上有些时候看人还是很重要的。有些人的性格就是她不一定要你有多富贵,她可能只是认定了你这个人之后就不会轻易做出任何改变。我当时就是看到她有这个潜质才选择追的她。所以希望天下所有的女生也好,男生也好,除了努力之外,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猜忌,努力让别人欣赏你,而不是惦记着你的财产!

她喜欢看偶像剧、刷抖音、看各种田园女权文,婚后数年,被我找到证据并承认出轨的对象就有五六个,出轨的原因一是因为我这些年忙于工作因而对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可是我累死累活压力那么大,她又可曾关心过我?二是因为她这个人整天沉浸在偶像剧和抖音的不切实际的虚幻当中。三是因为可能就像大家所说的偷情会上瘾,要不然也不会三年时间和五六个男人偷情,并和多人聊天暧昧。她工作的单位只有五个同事,其中就和两个人被我抓到过偷情证据,剩下三个估计她看不上,她眼光挺高。

当时生三宝前,我们在选名字时,他爹说想取Lars一名,我利马否决。因为家乡话话Lars时,听了就像在说“拉屎”,他们可是平翘舌音不分,听来最容易与“拉屎”混为一谈,所以我最不赞成取这名了。话说孩子们都知道其意了,他们也会笑话滴。

若有更多不同见解,欢迎在评论中发表不同观点。

婚姻最大的不幸,可能就是纵使你有万般好,但另一方总会找出你的一种缺点去比较别人同一方面的优点。因为出轨的事我发现一次和她争吵一次,结果发现那些男人对她的关心和情话也只是逢场作戏,只是想得到她免费的身体。有一次她又被我知道她和另一个人出轨,我和她大吵了一架,那是我第一次打电话给她妈妈并告知了她之前多次和不同男人出轨的事,她妈妈不仅没有安慰我,反而说我钻牛角尖,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呵呵,难道我一次次发现她出轨,却连和她吵架的权利都没有吗?

只是二宝与Lars并不算玩得很铁,这男孩有点儿文静,每次都是其母接送,偶尔其父的宝马也会停在幼儿园的栅栏外。

我和妻子是一个单位的从认识到结婚没到1年,结婚时就给了5万的彩礼,房子是借的,没有举行婚礼,只是简单的请亲戚朋友吃了个饭,婚后我父母出的全款买的房子,在房产证上我主动的填上了媳妇的名字,也许你们会说我傻,但是我觉得我是要和她过一辈子的,而她也是一样的,现在我们孩子已经快5岁了,夫妻在共同创业,相互扶持现在很幸福,

至此至今,她的这些肮脏龌龊之事,我没有和任何家人提起过,我不想让家人因为我的事心烦意乱。我也没有和任何朋友提起过,处处都是对朋友说着她的好,我不希望周围的人看轻她,虽然她的好只是过去式。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目前在她娘家那里,也只有她妈妈和她老姨知道,她老姨知道还是因为有次我们在电话吵架,她老姨恰巧在她家。

这位女人瘦高斯文,服饰简单,喜欢穿高跟鞋。高挑的鼻梁上架着副眼镜,看上去来去匆匆的样子。

我是上海人娶外来媳妇原本上海市中心一套结婚后她和邻居吵架,后来卖了买了二套房后她的真面目露出来,本身她没上过班,每天晚上去游戏室,后来打牌认识湖北鄂州乡下人俩人姘上了,她和我闹了二年后我们离婚了,离婚不是说离就离,需处理很繁事,加名后果。

就在今年过完年我准备和她离婚了,谁知她又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差点没抢救过来,头皮从眉毛处一直到后脑整个撕裂,左手手背直接露出了骨头,胳膊也都骨折了,当晚在医院她家很多亲戚都在,急救期间需要把头发全部剪了,然后把头皮缝合。由于头皮全部撕裂,几乎整个颅骨都呈现在眼前,完全可以用毛骨悚然来形容。医生缝合头皮期间需要两个人帮助,一人拖住头,另一人帮助牵扯头皮,当时只有我和她爸爸敢上前去做帮手,她家其余亲戚都不敢上前观看。她爸爸拖住头,所以眼睛可以看向其他处,而我则拖住头皮,因为头皮并不是整张完整的撕裂,所以我必须眼睛一直盯着才能配合医生缝合,不知你们能体会那种你的爱人整个头颅带着血暴露在你眼前,而你还要拖着头皮眼睛一直盯着看的那种感觉吗?我也是硬着头皮上的,那可是我的爱人我孩子的妈啊!我的儿子在一周岁的时候因为肠套叠,吃东西不小心肠子缠在一块了,导致休克也是在三甲医院做了抢救手术才恢复了过来,当时医院都放弃治疗要推荐去南京,还是找了熟人才给做了抢救手术保住了命,想想我这一生都经历了什么?我老婆后来好不容易输完血保住命,那时已经凌晨4点了,手术一直做到中午11点,然后推进了ICU,之后找医生了解各种情况处理各种事情,晚上八点在医院打了地铺睡觉,这时我已经接近24小时没合眼了。刚闭上眼,脑海里满满都是那种画面,压根就睡不着,此时我发了一条隐私朋友圈“你现在一定很痛吧,睡吧,睡着就不痛了”。

他们家搬进新屋大概三四个月吧。他们的房子是我们认识的一对中老年夫妇卖的,所以这件事也是他们最先知情。房子经牙医全面改装,花园1000多平米,地势且优,镇中心。当时他们买下这栋房子时,就装修计划就在25万欧起点,加上房子降价为19万欧,对于一位普通德国人也是一笔庞大的支出,所以从买房者出手来看一定是有钱人才说得出口的。

傻子才会把自己的房子加上女人的名字!

在医院期间我放下手中的生意和她妈妈一起照顾她,因为我父母要帮我操心生意,所以他们只能赶在傍晚来探望她。因为身体疼痛所以她脾气不好,为她端屎端尿,晚上别人都睡了,我也只能坐在她病床旁一直拖着她的一只手保持着稍微悬空的姿势,不到一会我的胳膊就会累的很酸很痛,一不小心把她弄疼了还要被她耍,我都忍着,我只是觉得她现在蛮可怜。在医院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好多次,出院回家之后又问我拿20万帮她做整形,现在需要用钱了知道钱是好东西了,之前干嘛那么浪费?

每次路过这家正在改装的大屋,装修队伍浩大,从地下室到屋顶,除了房子外壳没推,前门后院,整个屋子内外都是焕然一新,可谓是耗资之大...

骗子才会要求男人的房子加上她的名字!

她回到家后,因为之前出轨数人的多次争吵,我们已经变的几乎无话可说,她毫无悔意,我也心灰意冷,沉默比争吵更折磨。我对这段婚姻真的感到黑暗绝望,于是我试探着对她说,与其这样,不如好聚好散吧。结果她竟然对我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她能出去上班吗?她不出去上班能出这场意外吗?我真的无语,也不想反驳什么了。当初让她出去上班,我是这样和她说的“你别在家里和我一样干这种不喜欢的工作了,我自己承受就好,你出去找个轻松简单的工作吧,赚钱多少不重要,主要的是你能和外界接触,我希望你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她的工资还不够她的零花钱,她怎么能说出来是因为我才出去工作赚钱呢?最后得出结论出这场意外的原因也是因为我。现在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她离婚,她现在弄成这样我现在挺同情她的,而且对她还有感情,我也不想儿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但和她在一起我真的快乐吗?我已经对婚姻感到绝望了,她之前是多么好的一个女孩,都慢慢被社会环境和网络改变了,再婚又能如何?累,真的累。有时看到关于灭门惨案的新闻,我都很震惊为什么有的人会这么凶狠,现在我算是明白了,那真是痛与恨进入了骨子里,却又无处申诉。

只是有点戏剧化的是,这家女主人偷情的对象恰是承包此屋的装修头头,也就是包工头,他俩给好上了,对了,是偷情。牙医一天到晚泡在诊所里,为的一定是这个看似完美的三口之家。在家的那头,女人却与另一男人鬼混...

凡是要求男方房子加她名字的女人,都是不打算过一辈子的,没有一个好东西,绝对不能要!算计男方婚前房产的女人,都是奔着离婚去的,所谓安全感完全是女人自私自利贪婪无耻的借口。

田园女权,害了中国男人,更让中国女人看不清自我。

不是我对此事有偏见,也不是看热闹,只是觉得那男主人有点冤。这女人就那么激情四射吗?自己的男人真不能满足她吗?话回来,婚姻也许是两方面的事,一方出轨,另一方是存在责任的。但是,有些事儿还真找不到原因,他们的事只有当事人清楚,希望心里明白。

凡是满足女方要求,自己的房子加了女方名字的,女方就越容易贪图房产提出离婚,而且几乎都会以离婚收场。一句话就是,傻子上了骗子的当。

现代婚姻确实有婚内肉体出轨的现象出现,但不象大家说的那么严重,可能是思想上出轨,但没行动的更多一些吧,人是咋想的,自己不说别人怎知到?就拿我所在的单位来说:五十多人,其中35到45岁的有近四十人,但真正肉体上出轨的,我到现在还没听到过。我们集团有千余人,真正听到说有因为肉体出轨离婚或凑合过的加一起也不过几十人(当然还有不知到的,但也不会太多)。我有一个女同事因出轨(也没实际抓着,大家只是瞎传),离婚了,玩了多年后,找个也离婚的又结婚了,再找的那个男的,人长的又丑、又黑、又矮,比她前夫差远去了,有一回他借我们单位车库放车,不用时连匙链都没还,可见人品不咋地,这样的二婚夫妻能美满?呵呵,苦不苦自知。我还有同事,是两口子在一个集团,男的年青时挺风流,人过四十后消庭了,但他媳妇年青时挺老实,四十多岁后开始找回自我,有了情人,全集团都知到,俩人约会、吃饭、逛街被很多同事遇见,人家也很大方,不避会,女的她老公也知到,但装糊涂。俩人的孩子也大学毕业了,在外地工作,家里这两位各玩各的,也齐乐融融,挺合协。社会很大,人生苦短,怎样生活,是个人私事,看客不必操心。

要知道,德国人谈论此事时的嘴脸都是带着笑的,有点搞笑意味哦。

结婚是相爱的男女一起过日子,不是女人诈骗掠夺男人财富的手段。

俺也是前妻出轨导致离婚的,离婚后才发现俺谈了几个女朋友都是已婚的,我艹她大爷的本来最恨小三,结果自己还当了小三还当了三次,可能是我这年龄问题,遇到的三个女的最大的37 最小的28 ,没发生关系之前都说是未婚或者离异,发生关系后看到身上的壬辰纹,连续遇到三次,麻木了,管她已婚还是未婚,反正不犯法就行,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处的开心就在一起多睡几次,不开心就分手

男人与女人,在出轨的概率我看是对等的,男欢女爱,女爱男欢,偷情也许比爱情来得更刺激,何况这个女人现在都怀了情人的种子,这个婚姻可能很快就要宣告瓦解了。

现在的有些女人都是婊子心态,既想让自己爽,又可以向男人要钱,除了劈开腿什么都不愿付出。

陆荷跟是个神经大条的男人,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女人还是挺靠谱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女方不要彩礼,有多少人愿意把女方的名字加在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